他们会写什么呢?城市像一只充气的球

2017-02-16 07:25

走村串巷的货郎,箍桶的、磨刀的、补锅的,编织起一道流动的街市风景。我放学路上有一家茶馆,老远就听见说书先生把醒木拍得啪啪响,赶紧溜进去听一会。说时迟那时快,黄三泰把头一甩,一支金镖,直奔窦尔敦咽喉。哎呀!窦尔敦一声大叫说书先生把醒木一拍:要知窦尔敦性命如何,请少待片刻,待小子慢慢细说。这片刻估计至少要20分钟,孩子们都没有等待的耐心,商量着不如去看放汤戏。放汤是澡堂的术语,意思是把池子里的水放掉,表示要打烊了。乡下戏院在演出结束前半小时不收门票,也叫放汤,看放汤戏不用花钱。

每月逢六、逢十是小镇的集,会有外地商贩来镇上设摊。捏面人的、浇糖画的、出把戏的(马戏杂技表演)、放西洋镜的(北方人叫拉洋片)这些手艺,许多已经濒临失传,只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找到它们了。而在我的童年时代,生活却离不开它们。童年的记忆其实就是对这段浸透着故乡历史文化的记忆。这种记忆,现在的孩子,特别是城市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。如果老师再想叫他们写一篇《我的故乡》的作文,他们会写什么呢?城市像一只充气的球,不断地膨胀。原来生活的街区已经拆掉,永远地消失在城市的地图上。故乡一词,在他们的心中,不过是一个地名,是履历表上的籍贯,是写在信封上的地址。而在我们那一代人心中,故乡却是承载着童年记忆、刻印着成长足迹的生活档案。

现在的孩子,放学回家,就被严严实实地关进了由防盗门窗封闭的屋子,没有了不怕太阳晒,不怕风雨狂的经历。背着书包的,不是他们自己,而是他们的老爸、老妈,或者白发盈鬓的爷爷、奶奶。放学时刻,学校门口的私家车排着长龙,接孩子的家长摩肩接踵,堪比节假期间旅游景点的游客。回到家里的孩子,就如一只风筝,被挂在了墙上。虽然不用再担心它会被大风刮跑,会被树枝戳破,却也割断了这只风筝翱翔蓝天的机会。我的一个同事说,近十年间,他的儿子搬了三回家,孙子也跟着换了三所小学,这样的孩子恐怕很难有童年发小的记忆。

现在的孩子是幸运的,条件好了,社会和家庭给予了他们更多的关爱。然而他们也失去了很多,特别是独立生活的能力。如果说我们那一代人,有一个风雨童年、狂野童年、自由自在的童年,那么现在孩子的童年,就是一个温室童年、家教童年、电脑童年。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将来还有哪些美好的童年记忆,变形金刚、智能手机、魔幻世界?除此之外呢?他们真的快乐吗?如果不是,那么剥夺他们童年快乐的恰恰就是希望带给他们快乐的父母,还有我们的社会。

马上就是儿童节了,如果大人们只在这一天,才想起要给孩子快乐;如果一年中,我们的孩子也只有在儿童节才能感受到快乐,那么,不管我们出于何种理由,孩子们将来对我们的抱怨一定多于感激。

放学路上,其实就是一个课堂。在茶馆、在戏院、在街市,孩子们接触到了书本上没有的知识,见识了人间万象,懂得了生活艰辛。

首页

服务中心

专题集锦

网上商城

联系我们

今日排行